政法文化

你當前的位置是: 主頁 > 政法文化 >

最后的囑咐

時間:  2019-09-10 14:42  
湖南省龍山縣人民檢察院  張艷麗
 
最近,我們收到小葉(化名)的微信,他在微信中報告了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情況。目前,他正處于考察期,跟隨其母親在一電子廠打工。和我們希望的一樣,在對其作出附條件不起訴后,他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2018年8月30日,我傳喚16歲的小葉到檢察院接受訊問。小葉由母親陪同前來。我招呼兩人坐下,隨口問道:“上次是你父親陪同的,今天他怎么沒來?”小葉低頭半天沒說話。過了一會兒,他母親說,父親半月前在修繕屋頂時不慎摔下,去世了。聽到這一消息,我心中一震。
 
2018年5月2日,小葉與父親賭氣離家,因無錢兩次在縣城盜竊他人財物,包括一部手機和700元現金,共計價值2200元。
 
案件提請批準逮捕時,我電話通知小葉父親,他竟一口回絕,稱“沒有這樣的兒子”。
 
小葉從小父母離異,他隨父親生活,正是叛逆的年齡,父子關系并不融洽。此次小葉涉案,偵查機關也曾多次通知小葉父親到場,都被拒絕,每次都是小葉的姐姐陪同訊問。
 
“小葉畢竟是你的親生兒子。”我耐心做著父親的思想工作,“他涉案的情節并不十分嚴重,我們都想給他一個改過的機會,你作為父親怎么就忍心放棄呢?”聽了我的話,電話那頭的父親沉默了,最終同意前來。在約定的提審時間,父親早早地在看守所門口等著,手里拿著幾件干凈的換洗衣物。
 
審訊室里,小葉進來瞬間,父親“嗖”地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嘴里嘟囔著什么,卻又什么也說不出。見到父親的小葉很意外,一下子紅了眼眶,將頭轉向了一邊。
 
小葉對盜竊的事實供認不諱,在被問及是否愿意賠償被害人700元損失時,小葉說愿意,但看到父親毫無表情的臉后,又低頭說他現在沒有錢。
 
訊問結束前,我有意留出時間讓父子倆說說話。
 
小葉低著頭,父親將臉轉向門外:“偷東西是世上最丟人的丑事。”正當我準備結束訊問時,父親突然開了口:“700元我去退還人家!”說話時,父親依舊不看小葉,快到門口時,他背對著小葉說:“換洗的衣服管教會轉給你。”話音未落,人已走出門外。小葉抓住鐵窗,哭著說:“爸,您保重身體!”鐵窗外的父親抬手抹淚。
 
從看守所出來后,小葉父親請我們帶他去賠償被害人。見到被害人,小葉父親連連致歉。當時父親身上只帶著490元,被害人感動于他的真摯,一再表示剩下的210元錢不用退還了,并當即給小葉寫下了諒解書。臨走,父親對被害人說:“剩下的錢一定還上。”
 
“請你們給孩子一個改過的機會吧。”父親對我們說,“也是給我這個不合格的父親一個改過的機會。”
 
之后,我院依法對小葉作出了犯罪情節輕微的不批準逮捕決定。
 
“阿姨,我想去見見那位被盜的叔叔。”小葉的話拉回我的思緒,“我爸臨走時,最后的囑咐就是要我一定把這210元錢給退了。”當天,我便帶他去給被害人退款。
 
如今,小葉生活重新走上正軌。他的父親九泉之下有知,一定會感到欣慰的。
 
來源: 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薛皓方)
随手阅APP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