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規

你當前的位置是: 主頁 > 政策法規 >

兩高聯合發布司法解釋嚴懲網絡犯罪 假冒國家機關網站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將擔刑責

時間:  2019-10-30 13:23  
□ 本報記者 張晨
 
近年來,網絡犯罪呈現高發多發態勢,各種傳統犯罪日益向互聯網遷移,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和人民群眾合法權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10月25日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發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
 
《解釋》對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和有關法律適用問題作了全面系統規定,將從11月1日起實施。
 
泄露用戶通信內容500條以上可入罪
 
根據我國刑法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致使用戶信息泄露,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兩高”司法解釋對此規定,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致使用戶信息泄露,具有“致使泄露行蹤軌跡信息、通信內容、征信信息、財產信息五百條以上的”“致使泄露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用戶信息五千條以上的”等8種情形,應當認定為刑法規定的“造成嚴重后果”。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啟波介紹說,針對司法實踐反映的問題,司法解釋明確,以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目的而設立或者設立后主要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應當認定為刑法規定的“用于實施詐騙、傳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銷售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利用信息網絡提供信息的鏈接、截屏、二維碼、訪問賬號密碼及其他指引訪問服務的,應當認定為刑法規定的“發布信息”。
 
記者注意到,為進一步嚴懲網絡犯罪,維護正常網絡秩序,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規定了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刑法修正案(九)》施行以來,各級公檢法機關依據修改后的刑法規定,嚴厲懲處網絡犯罪。截至2019年9月,全國法院共審理相關網絡犯罪案件260件,判決473人。其中,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刑事案件159件、223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刑事案件98件、247人。
 
違法所得1萬元以上構成犯罪
 
我國刑法中,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以“情節嚴重”作為入罪要件。《解釋》明確了“情節嚴重”的認定標準。
 
一是設立網站、通訊群組發布信息的數量,《解釋》規定,假冒國家機關、金融機構名義,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的,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數量達到三個以上或者注冊賬號數累計達到二千以上的,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通訊群組,數量達到五個以上或者群組成員賬號數累計達到一千以上的,或者發布有關違法犯罪的信息或者為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發布信息,達到相應標準的,屬于“情節嚴重”。二是違法所得數額。《解釋》規定,違法所得一萬元以上的,屬于“情節嚴重”。三是前科情況,《解釋》規定,二年內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受過行政處罰,又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的、屬于“情節嚴重”。
 
“我們從懲治設立違法犯罪網站開始,將打擊犯罪的環節向前推進了一步。不是等到行為人進行了嚴重的犯罪才開始懲罰,而是從設立網站開始就要進行嚴厲懲治。”姜啟波說,“《刑法修正案(九)》設立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目的就是要懲治設立網站,通過通訊群組發布信息這些帶有預備性質的行為。設立詐騙網站,或者發布買賣槍支,買賣違禁物品的違法信息,目的就是為了犯罪。此類行為就可能構成犯罪。《解釋》針對非法利用信息網絡設置了比較低的入罪門檻。《解釋》專門規定,假冒國家機關、金融機構的名義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網站,設立一個,就構成犯罪。”
 
此外,鑒于網絡犯罪相當程度存在再犯現象,不少罪犯“重操舊業”的現實情況,《解釋》專門規定對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的罪犯可以依法宣告職業禁止和禁止令。《解釋》還加大財產刑的適用力度,讓犯罪分子得不償失,剝奪他們的再犯罪的能力。
 
七種情形屬于幫助網絡犯罪
 
刑法規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解釋》明確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主觀明知推定規則。
 
根據刑法規定,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要求行為人主觀方面“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
 
根據司法實踐的情況,《解釋》總結并明確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主觀明知的推定情形,即為他人實施犯罪提供技術支持或者幫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行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證據的除外:經監管部門告知后仍然實施有關行為的;接到舉報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職責的;交易價格或者方式明顯異常的;提供專門用于違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術支持、幫助的;頻繁采用隱蔽上網、加密通信、銷毀數據等措施或者使用虛假身份,逃避監管或者規避調查的;為他人逃避監管或者規避調查提供技術支持、幫助的;其他足以認定行為人明知的情形。
 
本報北京10月25日訊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薛皓方)
随手阅APP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