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你當前的位置是: 主頁 > 他山之石 >

濰坊:法治主導融合創建釋放基層治理強大效能

時間:  2019-10-12 13:09  
法治主導融合創建釋放基層治理強大效能
 
濰坊市濰城區法治鎮街創建工作初見成效
  
□ 本報記者  姜東良  徐  鵬
 
□ 本報通訊員 郭 暉
 
初秋時節,鳶都濰坊。
 
“瞧!”江宏指著電動車棚說,“這不比新小區的差。”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車棚里的電動車一字排開,里側還有不少插座,仔細一瞅,掃掃二維碼就能充電了。
 
江宏是濰城區城關街道曹家巷社區黨總支書記、居委會主任,對于社區的情況,她比誰都清楚,“說實話,像我們這種老舊小區,配套不全,大家沒辦法,就把電動車停樓道里,影響美觀不說,安全隱患也很大,雖然社區做了大量工作,但效果并不好。”
 
一籌莫展之際,社區自改委出手了。據悉,社區居民自改委是依據城市居民委員會組織法等城市基層治理法律法規,結合老舊社區管理實際,根據居民意愿,在居委會框架內,針對社區的區域性、局部性、突出性、頑固性問題,有針對地、目的性地成立社區專項自治組織,成員主要由問題攸關方、矛盾衍生波及面的居民代表組成。
 
“群眾的事情大家管,社區的難題依法治,最終自改委通過了整治決議和實施方案,解決了這一‘頑疾’”。濰坊市司法局局長王立杰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社區中建立自改委的做法,在濰城區得到了普遍推廣,應用范圍從最初的拆違拆臨拓展到社會治理,成為“法治街居”創建工作的“重頭戲”。
 
“法治主導,融合創建,實現善治街居。”記者面前的濰城區司法局局長張穎業一開口,就解釋了“法治街居”的理念,“在黨建工作的紅色引領下,突出法治強力主導,探索道德文化治理、多元主體共治、智慧手段跟進的融合創建模式,實現城市街居的自我善治。”
 
創建法治街居是被“逼”出來的。張穎業說,濰城區是濰坊市中心區之一,同時,城市居民們的訴求差異也很大,且主要集中在街道、社區,使得社區變成了一個囊括所有問題的“小社會”,照搬過去的經驗做法是行不通的。
 
“濰城區還是個老城區,居民們對社區公共治理事務的參與度、貢獻率偏低,因而亂象很多。”張穎業說,但是老城區居住群體對美好生活環境的需求標準沒有絲毫的停滯或下降,反而隨著時代發展不斷提升。
 
除此之外,還有相關部門的執法尷尬。因為牽扯部門廣、涉及法律法規多、執法程序繁長、制度存在銜接缺陷等因素,市場監管、城市綜合執法、規劃、住建、衛健等部門往往各管一段,執法觸角很難探入到城市社區。
 
“既是城市社區,又是老城區,特殊的社會生態決定了治理模式要創新。”濰城區副區長韓曉軍介紹說,為此該區開展了“法治街居”創建,方式是法德結合、普治并舉,路徑是提升街道層面的依法執政、依法行政水平和構建法治主導下的社區自治體系,從而打造城市社區依法治理的“濰城樣板”。
 
法德結合普治并舉實現善治
 
“鎮街是最基層行政單位,其法治程度在整個法治創建體系和推進全面依法治國中起著基礎性作用。”王立杰說,2018年初,濰坊市委、市政府部署開展了法治鎮街創建工作,并確定在壽光市和濰城區開展試點。經過一年多的時間,這項工作已經形成了整體框架,取得了不錯成績,有力推動了鎮街一級的法治建設。
 
“為了提升街道黨工委和辦事處依法執政、依法行政水平,街道成立了法治建設委員會,制定了‘權力清單’‘責任清單’‘社區協助事務清單’,同時嚴格落實‘群眾參與-專家論證-風險評估-合法性審查-集體決議’的決策程序。”張穎業介紹說。
 
在社區依法治理方面,濰城區堅持普法先行,并將法治和德治相結合,潤物無聲提升群眾法治意識。
 
漫步在曹家巷社區,外墻統一粉刷成淡黃色甚是養眼,上面寫有各色各樣的名言警句,包括法律、道德、鄰里、孝道等諸多方面,并配有漫畫和照片。
 
“區里還制定了年度法治宣講計劃,定期邀請相關部門來講法。”江宏說。 
 
在普法基礎上,濰城區突出構建法治主導下的社區自治體系。
 
在頤園社區辦公樓,掛著一幅“社區依法自治組織架構圖”。記者看到,在社區黨建核心統領下,在社區居民委員會指導下,社區堅持法治主導,成立了依法自治委員會,然后靶向而治,分別成立自改委和自管委。
 
徐立新介紹說,“自改委和自管委實行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大家依照既定的程序和方式,依法治理難題和亂象,維護社區的集體利益。”
 
除此之外,社區還可以針對具體問題,成立專門的自改委和自管委。
 
地處城關街道芙蓉街社區的水巷子,曾是條“商業街”,違章搭建、私改房屋結構、無證違規經營等現象很嚴重,成為居民們怨聲載道的“老大難”。
 
引導居民成立自改委、形成自改委決議、自改委成員逐戶做群眾工作、下達《自改委整改通知》、街辦聯合執法開展檢查下達整改通知、聯合幫助居民封堵私開門頭拆除違建、對墻體進行美化……站在一塊“水巷子依法自治舊貌換新顏”展板前,芙蓉街社區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李華娓娓道來。
 
除隱患破難題保平安促發展
 
外貿包裝公司退休職工張玉庭是芙蓉街社區的老居民,同時也是自改委成員,對于自改委的作用,他很有感觸,“給俺們解決了一個個大問題。”
 
“就拿水巷子改造來說吧,難度相當大,甚至拆一個門頭斷了一家的收入來源,但最終很好地解決了,我覺得有這么幾個原因。”張玉庭說,首先是自改委成員主要由德高望重的街坊鄰居組成,威望都很高,大家集體討論決定、民主決策實施,不是社區或上級政府強制進行,阻力自然就小了不少。
 
“其次,也是最為重要的,就是依法辦事,情理法相結合,把現實危害和相關政策在會上講透,通過決議后,成員們慢慢去做利益相關方的工作。”張玉庭介紹說。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濰城區各街道社區自治委、自改委依法形成整改決議通知書2600余份,以社區自改、自管的模式拆除亂搭亂建370余處,封堵門院89個,清除樓道房頂積物8000余立方米,一大批影響社區環境的“陳年老賬”得到解決。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法治街居’創建以來,街道、社區這兩個層面的法治意識和法治能力顯著提升,推動了營商環境不斷改善。”城關街道黨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劉漢杰介紹。
 
“全區發案率持續下降,零發案社區穩定在70%以上,信訪發生量逐年減少,平安指數持續向好,人民安全感、滿意度進一步提升。實踐證明,‘法治街居’創建既是一項普法依法治理工作的創新,也是城市社區治理模式的變革,更是改善營商環境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實招。”濰城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潘立東說。
 
據濰坊市司法局副局長劉晶介紹,下一步將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抓好配套工作和建章立制,加強基層法治宣傳教育,推動法治鎮街建設再上一個新臺階。
 
來源: 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薛皓方)
随手阅APP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