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報道

你當前的位置是: 主頁 > 焦點報道 >

我國智慧法院建設取得經驗解析

時間:  2019-09-12 14:43  
編者按
 
以信息化為核心的智慧法院建設,深刻影響著法院未來的工作模式,有利于提升法院的工作效率和司法公信力。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把智慧法院建設當作推進人民法院事業發展的重要手段,推進智慧法院全面建設向前邁進。
 
信息化與法院工作深度融合帶來哪些效果?建設智慧法院實現哪些科技創新?智慧法院實現“讓數據多跑路”成效如何?帶著這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在9月10日召開的全國法院第六次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尋找答案。
 
□ 本報記者  張晨
 
9月10日,全國法院第六次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在廣東省廣州市舉行。《法制日報》記者從會上獲悉,2018年,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設進一步向全國“一盤棋”集成融合格局轉變、向智能化輔助深度應用轉變、向依靠科技創新賦能發展轉變,全面深化智慧法院建設取得新突破。
 
電子訴訟、無紙化庭審、執行信息化……我國智慧法院建設成效顯著。今年上半年,最高法印發《智慧法院建設評價報告(2018)》《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設五年發展規劃(2019-2023)》等文件,對智慧法院建設現狀作出客觀評估,對今后5年任務進行了迭代更新。
 
智慧法院建設取得了哪些經驗?深入推進智慧法院建設需要把握好哪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就此采訪了有關人士。
 
逾八成法院支持網上立案
 
1154家法院實現全國范圍跨域立案
 
訴訟服務是人民群眾感受司法文明的窗口,推進電子訴訟,讓群眾少跑腿,有利于提升訴訟便捷化水平。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81.8%的法院支持網上立案,民事案件網上立案率17.4%。全國范圍內實現跨域立案的法院達1154家,占法院總數的32%。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張述元指出,各級人民法院要全面推進“智審、智執、智服、智管”建設,推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和現代化訴訟服務體系建設,保障“兩個一站式”建設,切實提高訴訟服務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信息技術管理處處長陳浩分享經驗時說:“重慶法院打造的‘易解’糾紛多元化解一體化平臺,于2017年7月上線運行,實時聯通案件管理系統,主動對接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行業調解、公證仲裁平臺,最大限度整合資源,集約處理矛盾糾紛,使群眾不用再奔波于法院和其他解紛機構之間。”
 
截至目前,重慶法院糾紛多元化解一體化平臺已入駐調解組織1969個,調解員6170名,共接受調解申請和委托調解57741件,調解成功30474件,完成司法確認9852件。司法確認案件從網上一鍵立案到完成遠程送達最快僅需10分鐘。在線調解案件已占委派委托調解案件50%以上,同步數據居全國前列。
 
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地鐵集團有限公司總工程師、最高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張志良認為,近年來,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信息科技已經滲入到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大數據、區塊鏈、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最新科技成果與法院工作深度融合,依托我國信息技術產業和網絡強國建設取得巨大成果,不斷推動司法跨越式發展。
 
“在最高法的科學謀劃、積極統籌、有力推動下,以網絡化、陽光化、智能化為特征的智慧法院已經初步形成,我國智慧法院建設走在世界前列,為世界法治文明提供了中國方案,貢獻了中國智慧。”張志良說。
 
全面推進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和深度應用
 
加快構建智慧審判運行模式
 
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是智慧法院建設基礎中的基礎,推進電子卷宗,讓檔案瘦身是打通智能化辦案的關鍵環節。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已有2864家法院建設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系統,61%的案件隨案生成電子卷宗并流轉應用。電子卷宗已逐漸替代紙質卷宗,為智能化辦案打下基礎。
 
江蘇蘇州法院通過訴訟材料集中收發掃描等機制,較早實現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在應用中,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辦公室副主任熊一森和同事們發現,如果不對電子卷宗進行編目,使用起來極為不便。“這好比到中藥鋪抓藥,藥柜上沒有標注藥材名稱,需要醫生把抽屜一個個打開來找,費時耗力。”
 
熊一森說,針對這一痛點,蘇州中院研發了電子卷宗智能編目系統,運用圖文識別、機器學習等技術,對掃描文件進行自動拆分、標注和編目。目前,系統編目準確率在90%以上,經過數據學習,準確率還在繼續提升。同時,引入社會化服務,在蘇州中院建立數據工場,采取分散掃描、自動編目、集中校對的方式,統一對中院及所轄10家基層法院的電子卷宗編目進行人工校對,確保編目準確。
 
此外,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積極運用“千燈方案”成果,在庭審語音智能轉寫、裁判文書輔助生成等系統的支持下,在部分簡單民事案件中探索實施分離式裁判,法官當庭認定案件事實、闡明裁判理由并宣判,裁判文書只載明裁判主文不記載事實理由,通過“文書簡化+當庭宣判+當庭送達”的方式為審判提速,取得積極成效。
 
截至2018年底,最高法審理案件涉及全國法院的原審案件電子卷宗檔案合并可用率達到92%,累計匯聚全國法院案件電子卷宗和電子檔案超過5000萬份,支持最高法原審電子卷宗調閱超過14萬次。
 
同樣由點及面、向全國鋪開的還有移動微法院建設。
 
2018年4月,最高法牽頭成立全國聯合項目組,在浙江寧波法院先期試點,研發移動微法院4.0版,實現訴訟服務事項跨區域、跨層級、跨部門協同辦理。去年9月成功推廣到浙江全省法院。今年3月22日,在寧波舉行中國移動微法院試點推進會,向12個省區市轄區法院全面推廣試點。目前所有試點法院全部上線,其中河北、上海、四川等法院取得明顯效果。
 
張志良評價說:“推行網上立案、網上繳費、網上證據交換、網上開庭、電子送達、移動微法院小程序等創新舉措,最大限度降低了訴訟成本,為群眾提供了全方位的便利。”
 
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龍宗智認為,加強技術運用并不意味著技術至上,要認識到技術有其局限性。比如,目前人工智能還只能輔助司法判斷,不能決定更不能完全取代法官對案件的判斷。特別是在證據評價取舍方面,對證據真實性、合法性與關聯性的判斷仍然要依靠具有較高職業素養的法官。司法制度具有相對獨立性,進行司法體制改革需遵循司法運行規律,體現司法自身的特點,體現對法官裁判智慧的尊重,通過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的結合更好地保障、實現司法公正。
 
以深化執行模式變革為主線
 
切實提升執行工作智能化水平
 
2018年是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攻堅之年、決勝之年,各級人民法院信息技術部門把執行信息化工作放在首要位置來抓,甘做鋪路石、甘架凌云梯,配合完成基本解決執行難這一工作目標。
 
記者了解到,最高法開通全國法院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信息網,建成統一的執行辦案平臺和指揮管理平臺。截至2018年底,完成最高法執行指揮中心與25家高院共計2990個執行指揮中心視頻對接,實現執行指揮中心終端在線和使用狀態的實時感知、視頻隨點隨播。
 
各級人民法院進一步擴大網絡執行查控、聯合信息懲戒等執行聯動范圍,與公安部、自然資源部等16家單位和3900多家銀行業金融機構聯網,覆蓋存款、車輛等16類25項信息,對被執行人主要財產形式“一網打盡”。拓展聯合信用懲戒范圍,會同國家發改委等60家單位推進失信懲戒機制建設,采取11類150項懲戒措施,累計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322萬例,366萬名被執行人迫于壓力自動履行義務。
 
其間,執行查控、信用懲戒、指揮平臺等系統并發量出現10倍以上的增長,最高法通過緊急協調20臺高性能物理服務器、優化數據庫等方式,支撐全國執行法院每日60萬次的訪問量,為決戰“基本解決執行難”提供了有力信息化保障。
 
“下一步,我們要基于信息化建設成果,開展信息系統總體設計,解決重復和盲目建設問題,打通信息孤島和數據壁壘,支撐戰略規劃、項目預算、系統論證和系統研發等各方面工作,進一步提升信息化建設科學化水平。”張述元說。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薛皓方)
随手阅APP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