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特稿

你當前的位置是: 主頁 > 本網特稿 >

面向社會敞開大門 司法公開讓人民群眾目睹公平正義

時間:  2019-07-19 15:59  
□壯麗70年 中國法治輝煌成就
制圖/李曉軍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晨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一側的中國國家博物館里,一張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1998年6月發出的庭審旁聽證靜靜地躺在展柜里。旁聽證上記錄著中國法院第一次向社會作出的公開承諾:凡年滿18周歲的公民,均可憑有效證件旁聽公開庭審的案件。
 
“當時邁出的這一步,是需要巨大勇氣的。”北京市一中院院長、時任一中院研究室主任的吳在存回憶說,在這之前,全國法院除了一些有組織的旁聽外,社會公眾很少有機會走進法院大門來旁聽案件。
 
1998年的夏天,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向社會敞開大門,拉開大規模庭審公開的序幕。
 
司法公開,是人民群眾了解司法、走近司法、評價司法的重要途徑。新中國成立70年來,人民法院針對司法公開進行了多輪嘗試,逐步構建起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陽光司法”機制,讓暗箱操作沒有空間,讓司法腐敗無法藏身,讓人民群眾感受到中國司法的進步。作為黨的十八大以來司法體制改革的高頻詞,司法公開一步步走深走實,司法公開達到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
 
實行庭審公開
 
讓審判權在陽光下運行
 
回眸新中國70年歷史,可以清晰地看到,司法公開最初是從案件審理公開為切入點的。
 
1954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就明確了公開審判原則。同年頒布的人民法院組織法第七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除法律規定的特別情況外,一律公開進行”。
 
當時,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任院長董必武的推動下,部分人民法院開始實行公開審判制度,以鎮反和貫徹婚姻法為重點,召開公開宣判大會。一些農村地區的法院開始實行就地審判,公開說理。
 
“十年浩劫”結束后的1979年,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人民法院法庭規則(試行)》中規定:公開審判的案件允許公民旁聽,允許新聞記者采訪。但囿于條件所限,在當時,法律并未真正落實。
 
1980年11月20日至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進行審理,來自全國各地各界的代表共計6萬余人次先后旁聽了審判。除了各大報紙發布消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還在每天的新聞聯播中播放當天庭審情況,引發億萬群眾爭相收聽收看。
 
這場歷史性的審判,不僅讓審判公開切實得到體現,更讓正義的審判得到全社會一致認同,是司法公開的一個里程碑。
 
“以前受傳統觀念影響,認為法院就應該是封閉的、保守的,要與社會保持一定的距離以確保司法公正。”在法院工作了39年的吳在存說,改革開放使各行各業都發生了巨大變化,“以公開促民主,保障公眾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的司法理念逐漸形成。
 
1998年6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向社會公開承諾——“凡年滿18周歲的公民均可以憑有效證件旁聽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的案件,新聞記者在文責自負的前提下可采訪報道法院公開審理的案件”,并發出首張旁聽證。同年7月11日,北京一中院與中央電視臺合作實現了庭審過程的現場直播。這是中國法院首次敞開大門,讓百姓和媒體現場旁聽庭審,從此按下了全國法院司法公開的啟動鍵。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畢玉謙對此評價說:北京市一中院1998年的庭審直播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標志著中國司法公開不再停留在教科書上。“那時候,改革開放不斷深入,政策不斷創新,改革從經濟領域向司法領域推進,司法公開正是順應了這樣的潮流”。
 
公民旁聽案件審理,能打消大眾對司法機關的神秘感,拉近與公眾的距離。1999年起,最高人民法院陸續發布《關于嚴格執行公開審判制度的若干規定》《關于加強人民法院審判公開工作的若干意見》等文件,在全國范圍內推行庭審公開。
 
到了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司法公開的六項規定》《關于人民法院接受新聞媒體輿論監督的若干規定》,全國法院在立案公開、庭審公開、執行公開、聽證公開、文書公開、審務公開6個方面積極推進司法公開制度改革。
 
“唯有讓審判權運行透明可視,才能確保司法活動最大限度地規范運行,倒逼司法水平提升,并確保司法案件得到公正裁判。”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法治國情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呂艷濱說。
 
創新公開平臺
 
全面提升司法工作透明度
 
近16萬字的圖文直播、數億人在互聯網上“圍觀”庭審實況……2013年8月,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薄熙來案,是新媒體時代司法公開的成功嘗試。一場前所未有的持續五天半的微博庭審直播,一時成為濟南中院的代名詞。
 
隨著社交網絡和視頻網站的興起,人民法院開始選擇社會關注度高、依法公開審判的案件進行庭審網絡直播或微博直播。2013年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多個平臺上線“全國法院微博發布廳”,截至2016年底,經新浪平臺認證的法院系統微博數達到3547個。
 
2016年年初,“快播案”庭審以總時長達到20多個小時的互聯網視頻直播引來大量圍觀,引發巨大社會反響,成為全民共享的“法治公開課”。
 
為實現庭審公開常態化,2016年9月,最高法開通中國庭審公開網,逐步聯通全國各級法院。最高法率先垂范,本院所有公開庭審案件全部網上直播。如今,在擁有近2000萬粉絲的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上,開庭與庭審直播公告已稀松平常。
 
過去,一些當事人千方百計托關系打聽案件進展,判決書只有雙方當事人能看到。從2018年2月開始,河北、青海、寧夏、江蘇新收案件的審判流程信息,開始通過中國審判流程信息公開網的統一平臺、12368短信平臺、微信服務號和小程序向當事人、代理人公開。2018年9月1日起,全國31個省(區、市)法院和新疆兵團法院全部開始通過統一平臺向當事人、代理人公開新收案件的審批流程信息。
 
統計顯示,全新改版的中國審判流程信息公開網自2018年9月1日上線試運行以來,已向全國法院的案件當事人及訴訟代理人公開案件472.6萬件,公開信息總數超過5.5億項,推送短信超過2084萬條,案件公開率超過99%。
 
“長期以來當事人托關系打聽案件進展的現象得以改觀,有效提升了案件審理過程的透明度,對于提升司法公信力意義重大。”呂艷濱說。
 
中國裁判文書網、中國審判流程信息公開網、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中國庭審公開網……隨著四大平臺的陸續建成運行,司法案件從立案、審判到執行,全部重要流程節點實現信息化、可視化、公開化,構建出了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陽光司法機制。
 
“庭審直播逐漸步入常態化、立體化、即時化的歷史階段。”畢玉謙評價說。
 
在用好司法公開四大平臺,充分發揮新媒體平臺加強公開力度的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還先后在官方網站開通了民意溝通電子郵箱、“大法官留言”欄目、征求意見專欄等,將最高人民法院擬出臺的司法解釋、指導意見、改革方案的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布,廣泛征求意見,全方位接受社會和人民群眾的監督。
 
“司法公開達到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在第二十一次全國法院工作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這樣說。
 
增加透明程度
 
有效促進司法能力大幅提高
 
審判過程是否公開、透明,直接影響著人民群眾對最終裁判結果的信服程度。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裁判文書已經超過6200萬份,網站訪問量突破210億次,用戶覆蓋全球210多個國家和地區,已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裁判文書數據資源庫。
 
2018年12月,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發布《全國法院司法公開第三方評估報告》。這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委托第三方機構開展司法公開評估。第三方機構對128家法院通過中國審判流程信息公開網向公眾公開法院概況、人員信息、訴訟指南、開庭公告、名冊信息等審務信息和向案件當事人公開流程節點信息的情況進行了分析,全面查找薄弱環節,為進一步深化司法公開找準方向。
 
評估發現,裁判文書上網率總體較好,截至2018年10月24日,有19家法院的案件上網率超過80%,有129家法院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了不上網裁判文書的案件號、案由等信息項,占84.63%。不少法院裁判文書上網及時,在所提取到的523939件文書中,上網時間與裁判文書落款時間間隔在30天以內的裁判文書有104604件,占19.96%;331件文書作出當天即上傳至中國裁判文書網,涉及41家法院;2021件文書作出第二天上傳至中國裁判文書網,涉及67家法院。
 
“公開審判流程信息,有效提高了案件審理的透明度。案件進展到什么程度,當事人、辯護人完全可以通過互聯網公開平臺自主查詢,以流程的公開透明促進審判結果的公正可信,讓司法公正看得見、能評價、受監督,切實讓人民群眾感受到了公平正義。”全國人大代表韓秋香感慨地說。
 
通過信息化建設,司法公開正在不斷以新的形式和載體,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維護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
 
數據信息公開不僅是技術和資源的問題,更涉及到法律工作者觀念和態度的轉變。“公開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壓力。”這么多的文書向全社會公開,實際上就是向全世界公開,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主任許建峰道出問題的關鍵,“中國的法官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一紙裁判文書,不僅僅有關當事人,也要接受整個社會公眾的檢驗。”
 
2018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進一步深化司法公開的意見》,明確提出將要加大監督管理力度,杜絕裁判文書選擇性上網。同時,擴大庭審公開范圍,推進庭審網絡直播工作,通過對更多案件特別是有典型意義的案件實行網絡直播,主動接受社會監督,促進司法能力提升。
 
“未來裁判文書公開將進一步深化拓展。法院將以更大的力度,推進裁判文書上網全面落實。最高法將指導各級法院加強上網裁判文書管理,嚴格執行不上網核準機制,從制度和程序上,杜絕‘選擇性上網’問題,確保依法應當公開的一律公開,不留死角。”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李少平說。
 
□記者點評
 
□ 張晨
 
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
 
只有把司法權的運行盡可能地置于“陽光”之下,才能讓公平正義更加深入人心。新中國成立以來,庭審直播從罕見到尋常,不僅消除了法院審判工作的神秘感,也將整個審判活動置于人民群眾監督之下。
 
我們欣喜地看到,司法公開的形式不斷增多,公開的范圍不斷擴大。新時代,人民群眾將在更陽光、更透明的司法環境下,目睹司法的進步,感受到實實在在的公平正義。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責任編輯:薛皓方)
随手阅APP怎么赚钱